前一段时间请假回家,帮独自在家的老爸收玉米和种小麦。说来惭愧,自从去外地上大学以来,家里的农活从没碰过。每年都是妈妈、姐姐或者亲戚帮忙收种。所以,多年以来我对农村生活的印象一直没变过。

一直以来都是以农村人自居的我,谈起来自农村不是堕落也非炫耀,只是因为心里始终相信我将永远无法割舍这里。属于这里就代表着早晚都可以回来也都能够回来,如果再稍稍幻想着迟暮之年来 …

阅读全文